南通新闻-资讯-生活第一门户  南通网首页
新闻 南通时政 南通服务 互动 公告活动 爆 料 台 汽车 汽车行情 汽车保养 南通论坛
娱乐 娱情八卦 电影电视 图片 图说南通 酷图热图 房产 热点楼盘 房价曝光 数字报纸
您的当前位置: 新闻 >> 南通服务 >> 正文

上饶眼睛近视治疗方法,上饶眼睛近视激光手术,上饶眼睛近视治疗手术

上饶眼睛近视治疗方法,

  我们早期投资人很幸运,30年内起码我的后半生不会担心职业生涯被人工智能挑战。

  6月6日,由中关村创业投资和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中关村天使投资协会、北京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协会联合举办的“第五届中关村天使投资论坛”在北京泰富酒店召开。

  在圆桌讨论环节,创新工场合伙人郎春晖及因果树创始合伙人滕放,到场就“人工智能的商业前景及投资机会”主题进行了专题对话,以下为现场实录:

  滕放:未来到底是一个风口还是一个误区,从创新工场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

  郎春晖:总体来说创新工场还是看好的,每家基金有每家基金不同的打法,有不同的长处,你看好一家企业给一个offer,还有一些是信息不对称,或者政策不对称。创新工场努力打造的特点是支持不对称性。创新工场是2009年成立的,跟其他老牌基金比我们真的是一个新兵,之所以现在做得还不错,也是因为我们对前沿的东西看得比较重。

  移动互联网到现在已经十年了,2009年中国移动全年收入是1400亿,当年中国联通收入是60亿,还不如中国移动的利润高。我们创新工场很多是google出来的,在人工智能阶段确实质疑声挺多的,我们先做起来,也成立一个人工智能工程院,也许大家有不同声音,但是我们想先去实践一下,先行一下。

  滕放:我也跟郎总分享一下我看到的一组数据。在这个会议之前我特意看了一下2016年到今天为止,中国凡是涉及到人工智能的投融资事件,大概将近七百起,涉及了大概六百家公司,中国一年投资的案例数大概在七千到九千家左右,也就是说还是不到10%的体量。

  郎春晖:10%已经很高了,所以可能有一些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腾放:媒体上大家有很多人工智能的讨论,但是真正落下脚的其实并不是这么多,创新工场是走在前沿的,我看了报道大概有30家这样的企业,既然这个郎总总结对人工智能是有赌性的,那就带来了第二个问题:创新工场之所以能够在人工智能上走得这么前沿是离不开非常强悍的科学家团队,能不能介绍一下创新工场里面人工智能的研究院,包括跟投资团队之间的一种关系?

  郎春晖:虽然做这么多年我们整个规模并不是特别大,投资团队大概二十多人,但是我们在人工智能研究院上也算是花了血本,希望到明年年底能扩展到一百人。

  为什么我们会愿意做这件事?是因为创新工场过去这些年也投了七八家公司,好的人工智能的公司也是很难找到的,而且也很贵的,一估值就是五千万美金,很正常。这个不是合理性而是稀缺性,在中国能出人工智能团队的来源相对很少。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确确实实有放大性,我举一个特别简单的小例子,去年应该是3月份投了一家小额现金贷的公司,叫用钱宝,我去年3月份投它的时候月放贷额只有3亿,虽然当时它是第二第三梯队,但是因为我看到背后的发展前景。今年3月份月底去开董事会的时候,月放贷额从3亿增加到24.7亿,每放贷一笔8秒钟,坏账率都比同类型好很多。人工智能还有一个放大效应,我们把这些稀缺人才拢在一起。

  滕放:您刚才说从创新工场来讲的一个脉络——从人入手,利用创新工场的人才优势从,有没有其他的路径?人工智能在不同领域的应用、成熟爆发的点是不一样的,能不能再给我们指另外一条路径?

  郎春晖:场景吧,光有人工智能没有场景没有意义。人工智能一个先提条件要有海量结构化数据,否则你是发不出力的。什么样的场景现在能有海量的结构化数据呢?一个是金融场景,另外一个是医疗场景。医疗场景在国内相对还有几年时间,因为国内的基础数据太差了,这种电子病例虽然建立起来了,但是结构化各方面很差,这两个是我现在比较看好的基于场景可投人工智能的领域。

  滕放:出行呢?

  郎春晖:出行也是。我觉得您刚才的例子举得特别好——出行,周末如果我想叫一辆快车去什么地方,点完我就后悔了想取消,因为我忘了输目的地了,点取消结果已经来不及了,我说抱歉我点的时候忘了输到哪了,打电话给司机,他就告诉我是哪哪哪,输入的其实就是我每周日都会去的那个地方,它已经默认了。

  滕放:大家也谈到了不管是互联网下半场还是AI上半场反正说的一件事,那么创业者他们应该如何投入在AI这个背景下,如何找到创业的点,给指点一下。

  郎春晖:我觉得什么人干什么事吧,不要去追热点,因为人工智能创业门槛真的非常高。

  滕放:我有点不同的意见,我的判断是人工智能未来渗透到所有的行业。假如我是一个传统企业,我有好的数据,利用我的数据做一些不一定是非常复杂的人工智能计算,能够提升我的单用户价值,其实也是一种场景。如果这样情况下一些传统的互联网公司加上一些人工智能也能成为人工智能的公司,郎总怎么看这个问题。

  郎春晖:我不知道我的定义是不是偏颇,很多人是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同起来,我们可能说的人工智能相对窄,真的是一个黑盒子。我把海量数据扔进黑盒子里,你刚才说的那个东西是基于数据挖掘的效率提升解决方案,我觉得不完全是一个事情。

  滕放:这里面也可以涉及到一些传统的专家系统和一些深度学习的黑盒子体系,比如说滴滴、uber,其实它也是人工智能的应用了。再问一个问题,在座的都是投资人,人工智能对投资人未来十年或者十五年的影响,坐在台下的会是人呢?还是远程的机器呢?

  郎春晖: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你看的项目多,你觉得学哪个专业将来不会被取代?我觉得做投资是一个好的专业,应该不太被人工智能取代,尤其做早期投资,真的像是一个老中医。这种经验很难完全用数字量化的,所以我们早期投资人很幸运,30年内起码我的后半生不会担心职业生涯被人工智能挑战。做投资20%是什么?是圈子,你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了很多年会觉得越来越顺。

  滕放:再问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人工智能最终会导致不可避免的一批人的失业,投资人是不是会有一点责任?

  郎春晖:我们就是提升人的生活质量,原来十个人干的活现在两个人就干了,八个人去玩了。刚投了一个精酿啤酒的项目,也投了网易的那个猪肉项目,想喝啤酒想吃猪肉都可以找我。

  滕放:谢谢郎总的时间,感谢大家。

一键分享至

酷图热图

普陀风光美如画
首尔气温飙升 萌娃...
美国妈妈巧手做卡 ...
航拍西双版纳 高空...

南通日报社 2009-2016 版权所有

苏ICP备08106468号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电话:0513-85118941 邮箱:ntrb@163.com

联系地址:中国江苏省南通市西寺路10号